《新英格蘭的冬天》

一個地方有一個地方的'氣場'。
每次從外地,特別是從國內回到新英格蘭,內心都有從紅塵脫逃,回到本真的紓解之感。

新英格蘭的美毋庸置疑。
秋之美,世界闻名。據說是上帝,因為這裏蕭瑟的冬天太長,而給予的補償性Reward(獎勵)。
新英格蘭的春夏何嘗不美呢?
明朝的高濂,在《四時幽賞錄》中說"四時奢侈,賞觀殆無虛日"。正可謂'春有百花,秋有月,夏有涼風,冬有雪,若無閒事在心頭,就是人間好時節"。
但在這裏生活了二十幾年,其實我更覺得,那似乎永遠過不完的寂寞冬季,才是新英格蘭的靈魂之所在。

美國沒有哪一個州可以像麻州一樣,被冠以'Sprite of American'(美國之魂),而波士頓更是被形象地稱為'博士屯'。不僅僅是因為這裏有哈佛大學,麻省理工學院,耶魯大學,布朗大學,普林斯頓大學,哥倫比亞大學,波士頓學院⋯等世界一流大學,更是因為這裏有著象征美國精神和文化的深厚底蘊。而究其淵源,這長長冬季帶來的靜謐,冰雪純淨裡不受流俗羈絆的思想,似乎是功不可沒的。梭羅(Thoreau) 在Concord寫就瓦爾登湖,又譯作湖濱散記(Walden ),朗費羅(Longfellow) 在Sudbury寫就敘事長詩"tales of wayside inn" (路畔旅舍的故事),斯托夫人在Maine寫就《湯姆叔叔的小屋》(Uncle Tom's Cabin) ,馬克•土溫在Hartford寫就'湯姆索亞歷險記(The Adventure of Tom Sawyer)。不能不說這些文學大師的靈感是來自於靜靜的新英格蘭的漫漫冬天。

昨日,幾十年不遇的大雪又把新英格蘭人們的心沉靜了下來。
松涛烹雪融詩夢,晚竹映茶荡文香。難得無為憑窗立,偷得雪日讀書閑。
傍晚,夕陽正好,開車出去,順手將附近的冬景拾了回來,放入近海釣的魚,後院種的菜,熱氣騰騰的,一併收入腹中。
新英格蘭的冬天,就是這般。